8/17
跟老友長井秀和見面了
友情真的很不錯

8/19
沒人的月台真的很恐怖
何況是晚上呢

8/20
她那天沒更新
害我等了一整天都沒消息

8/21
青木終於買了一套超好看的服裝
穿起來真的很帥
(其實這週二的日本進度LH  她是服裝品味當中最後一名.....)


8/22


一天居然更新兩篇文章
讓我翻譯很辛苦.....




8/17


進京,



電視沒出現,


實況錄音在段子上面顯示也被降低,


字節也被開除的時候。


不管怎樣共同有了多的時間的人在


平時的Royal Host的平時座位,


互相說壞話,


發牢騷,


互相談夢想,


到早上以飲料一杯熱絡了




隔天的同時,


在平時的座位見面了



每天每天



很好地沒感到膩煩



長井秀和


是搞笑的先輩,


是朋友,


是什麼,


性格絕對不能說好,


大概,哦,絕對,討厭不熱絡熟識


嘗試過幾次變得討厭,不過,


很困難


因為是一個月之間絕交,


別再聯絡喲!


為了通告見面沒有幫助



總之我,厲害地想著,關係變好


 


在Royal Host的平時的座位我一邊吸香煙,


不知不覺,


滿滿地在電視變得有名


說了



長井呢、


一邊喝粉紅葡萄柚果汁看著,


想去紐約做sutandappukomedi


說了



在日本不好嗎?


聽著


想在紐約做


說了



因此,


回答不fu~,


想以On air為戰鬥做著On air~


比起成為On air的人我覺得有趣得多~


到早上接著說牢騷


 



時光流逝,


一年前,


他,


想做sutandappukomedito隻身遠渡了紐約



真的去了



英語也不是很擅長



也沒有tsute



有言實行



去了



我想沒問題啊


我想很帥啊,不過



我還是想應該沒問題啊



還是稍微寂寞地想了


 


最近收到郵件實況錄音已經出來了



寫著用個人電腦就能看見喲,


個人電腦幾乎不能使用的我用先生的就能看見,


在暗的房間裡面一邊七上八下一邊看了



相當大的年齡的叔叔主持人


HideKaz nagai!!


所說招來顧客的宣傳受客人熱烈地歡迎



長井先生登場了



沒替換的…
看起來精神好



關於中心
長井先生,說了英語


意義不太明白



但是每次在什麼的時候說的



厲害的笑聲起來



再說什麼



幾乎要破裂的笑起來


 


這個人,


這個一年,


不管怎樣必死,


努力了吧



如果在暗的房間看著個人電腦中的長井先生,


能哭泣著


 


是今年第一個感動了的事情



今年有四個月以上,


打算還發現到感動


 


八月半,


與暫時回國的他在Royal再次相見了



沒替換過



替換了的,


大概是在Royal成為了飲料酒館的事嗎



在盂蘭盆會再次見面。



8/18

很時髦

這裡有個稻草人


8/19

由於工作的關係來到濱松


正要回去



可怕的月台
完全沒人!

8/20
沒更新........還以為發生什麼事情了

8/21

隔了好久,
穿了這個衣服


好帥……


8/22


一個人進店吃蕎麥,


客人一個人也不在


隨著時間變化也空閒吧



座位全部空著,
窗邊的,
坐在四人懸崖的榻榻米座位



「客人,是一人,要二人懸崖的桌子座位」


店裡面的阿姨。



原來如此。



「那麼,如果其他客人來了,馬上換座位」



請求著



「啊,沿著?」



理解了的堅持



「客人,榻榻米的座位,我,辛苦一一上著喲,腰不好。」



原來如此



「那麼,去拿計數器,整理一下」



「啊,沿著?」



是,拜託您了!



「那個,是讓客人要的,壞的話…」



…壞…這個方言…



「媽媽,是名古屋方言嗎?」


(中間部分可以跳過,算是說明)



「媽媽,是名古屋方言嗎?」



我打了招呼,


Satz阿姨媽媽,


無視我隱退到計數器



好像聽不見



沒辦法


沒有自信的做發言的時候變成小聲


 


那個暫且不提,


一人,


得到了榻榻米的VIP座位。


如果團體客人來了座位立即移動


自助餐


有條件,不過,


這個瞬間,


只是我坐的VIP座位



景色,另外,不好



往反方面看,


有電視,是奧運棒球


日本對韓國



棒球比賽我也,


只有這個時候,


很少看~只是變得詳細


我知道


這個隊伍


被稱作星野日本這樣的事。


 


那時,


從計數器出了來,


Satz阿姨媽媽,


仰視電視說了



「啊~~~如何!」



這個比賽,


日本輸了



同樣的日本人們,


這樣的時候同一時間一樣地懊悔和忌諱做著



「哦~~~~真可惜!!!!!」



我,


在大聲跟Satz阿姨媽媽搭話



Satz阿姨媽媽,


chirami做我,


又返回了計數器



鷹,一動不動地看著那個情況,



這是什麼店



不過不想再來

=====================================

不是鷹


而是鷲啊



阿姨啊


媽媽啊



哦…很好地試著考慮



叔叔嗎


不理解的事情倒很多



這個


是樹,不過


樹有這麼多嗎


不明白


 


楓奈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